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作文 > 散文
手机扫描访问该文章

传语风光共流转,暂时相赏莫相违

作者:佚名 来源: 网络 时间: 2023-11-08 09:41:58 阅读: 142次


“传语风光共流转,暂时相赏莫相违。”是杜甫《曲江二首》结尾的句子。两首诗,未离花与酒,经眼飞花与寻常酒债,都是愁意浓稠。诗从一片花飞、风飘万点写起,到穿花蛱蝶、点水蜻蜓,写的是曲江江头的无边春色。春色年年如是,江畔赏花的人却非年年如斯。诗人从酒入唇,写到尽醉归,总觉得在繁花枝头有看不尽的稠和乱,典尽春衣也仍有还不清的寻常酒债,酒债也是情债,一生也还不清的情债。

传语风光共流转,写的是春光,我总觉得有些遗憾,如果杜甫写夏天,又该会写出怎样让人惊艳的句子呢。不管写的是春光,或是夏日,我依然喜欢这样的句子,喜欢让人无端生出许多想象来的句子。一个共字,让人心生多少感慨啊,风光如何传语,风光又怎样与我共流转呢?

很多时候,我们赏花,观景,流连风光,是持一种欣赏者的态度的,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。我并不喜欢做这样的观赏者,总觉得这样做缺少了一种真诚与共的感与悟,这大概也我特别喜欢杜甫的“传语风光共流转”的原因吧。

共,是一同、共同的意思;流转,是流连转动的意思。光是流连,好像少了些灵动,只有转动,又似乎缺了一点灵性,妙的是在流与转之间,是流转与共。那么风光是什么呢?是裹住江岸的稠而乱的繁花,还是穿花蛱蝶、点水蜻蜓,抑或只是天光云影、曲江春水。风光是什么,在这里好像并不重要。

我觉得“传语风光共流转”,是更宜于描摹夏日的风景的。夏日多云彩,朝霞、晚霞不必说了,晴日里,天上的云彩也是变幻无穷的。云随风动,影随云移,我们看着阳光下的草木、屋舍、山川、河流,在云影中流转,或明或暗,明明暗暗,在云影流连之际,世间的风光又经历了几度流转。

小时候,我和伙伴们站在一片云影之下,好像是被云影庇护着,正玩得开心呢,忽然发现云影在向某一个方向移动了,如害怕失去护佑般,我们也追着云影向相同的方向跑去,仿佛这样追着云影,我们就可以永远躲在一片云影里一般。我们的想法和做法太过天真了,我们当然无法追上一片云影的移动。哪怕我们很快就被一片云影重又抛弃在阳光之下,我们依然会开心不已。下一片云彩飘来,我们还会躲进那一片云影里,还会一样追着云影跑动。在一片云影里,是不知不觉间的风光流转,至今想来,仍是那样的趣味盎然。

夏日的清晨,我看见一树的木槿花开了,傍晚,又发现那些木槿花落了。朝夕之间,一开一落,可我仍看见那一树木槿花开了整整一个夏天,花算不上艳丽,也算不上浓烈。可一朵木槿花上的风光流转,也轻盈如一朵花开,伤感如一朵花落。

夏日的风,掀起一片片绿叶,光影里,我看见一片片叶子的背面,看见阳光在那片叶子的背面跳跃,叶子也在风中跳跃、翻转,它们转动着风光。如果不是风,我很少会翻开一片叶子的背面,去看它有叶脉、颜色、或是叶子背面细密的绒毛,当然也不会看到在叶子背面跳跃着的阳光。一片叶子在风中,随风流转,我看清的是一片叶子上的风光。它也许想告诉我什么,也许只是想和我打声招呼。

在夏日风光的流转里,想起朱熹,想起他的《观书有感》里的半亩方塘,想起半亩方塘里的“天光云影共徘徊”。朱熹的半亩方塘写的该是夏天,不然如鉴的方塘里又怎会有云影徘徊呢?徘徊的云影,是半亩方塘里流转的风光。

少年时的我,曾经有一个夏天,每天的清晨都在村口的池塘边坐着,天天看那方池塘里的天光云影,它们飘来荡去,并不是在徘徊,而是来来去去。一片云飘来了,又飘去了,飘去了,大概永远不会再回来。就像从池塘上游流来的水,流经池塘,向东边的小河流去,那些水也不会再流回来一样。少年时池塘里的风光已然流转,我知道那样的风光再也不会回来了。纵然心中有一声想念,又该如何凭君传语,如何与之共流转呢。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请联系我们删除


本类推荐